中国管理科学院

古代漆器的鉴赏与收藏


漆器制作精巧,色彩鲜艳,花纹优美,装饰精致,是珍贵的器物,在材料工艺上,其价值还要高于瓷器。

与瓷器一样,漆器也是我国特产,在材料工艺上,其价值还要高于瓷器。只是漆器不易保存,晋唐以后漆器的生产数量和在生活中的重要性,以及在世界上的影响力都不及瓷器。但作为我国特种工艺美术品,历代漆器艺术不断发展完善,时至今日,留下了许多人类艺术史上的珍宝。

古代漆器传世的很少,绝大多数为新中国的考古发掘品。1978年,在距今7000年的浙江余姚河姆渡遗址发现的朱漆木碗是目前所知我国最早的漆器。商周时期的许多遗址墓葬也都有漆器发现,有彩绘漆器,还有嵌螺钿漆器,只是完整的很少。战国和两汉时期是我国漆器艺术发展的时期。漆器作为饮食器皿,为统治阶级所爱好,制作极盛,在一定程度上取代了金、玉、铜容器。漆器制作精巧,色彩鲜艳,花纹优美,装饰精致,是珍贵的器物。这一时期的漆器,迄今已在40多个县、市的近80个地点有过发现,分布地域和出土数量都远远超过前代。

长江中下游各地出土的完整漆器较多,这可能与地理环境及墓室结构所提供的较好的保存条件有关。其中,以江陵楚墓、长沙楚墓、湖北云梦和四川青川秦墓、湖南省长沙马王堆汉墓、湖北省江陵凤凰山汉墓中出土的成批漆器最为著名。所见漆器种类繁多,家具有床、几、案、箱;炊厨用具有俎;饮食器有盘、盂、卮、樽、耳杯、勺、匕;妆奁器有奁、盒、梳、篦、鉴;陈设品有座屏;仿铜礼器有鼎、豆、壶、钫等。此外,还发现许多乐器如鼓、瑟、笙、编钟架;兵器如甲胄、盾、弓、剑椟以及戈、矛等;交通工具如车与肩舆等。丧葬用具如棺、镇墓兽等也都经过髹漆,可见漆器种类之全,用途之广。有些漆器上刻有“大官”、“汤官”等字样,系主管皇家膳食的官署所藏之器;书写“上林”字样的,则是上林苑宫观所用之物。据有的漆盘铭文,当时长乐宫中所用漆器,仅漆盘一种,即达数千件之多。贵族官僚家中亦崇尚使用漆器,往往在器上书写其封爵或姓氏,如“长沙王后家般(盘)”、“王氏牢”等,作为标记,以示珍重。这些漆器大都保存完好,经过脱水处理,光亮如新,颜色鲜艳,彩画纹样精美流畅,气势磅礴,是精美的古代艺术品和研究古代社会生活的珍贵资料,属珍贵古代文物。

魏晋以后,由于瓷器的迅速发展,上层贵族的日用器皿也多用瓷器代替,漆器失去了往昔重要的地位,漆器的制作主要应用于三个方面:家具、夹佛像和日用器皿。其中,大型的漆器家具、夹佛像应该是主要的,只是很少留传下来;小型的漆器日用器皿的制作相对较少,但在传世品和墓葬出土中还能见到。通过这些不多的唐宋元的漆器,我们可以发现,漆器工艺虽然失去了往日在生活中的重要地位,但却向着更加高级、精致的艺术化方向进步了。其制品种类多、技艺精,并有许多新的创造和革新。除了传统的一色漆、彩绘漆和嵌螺钿漆器之外,又创造了金银平脱、金漆、戗金、描金、犀皮、雕填、雕漆(剔红、剔黄、剔绿、剔黑、剔犀),可以说主要漆器品种到此时都已齐备。

在诸品种中,一色漆器还是主要的,从考古发掘和传世作品来看,有朱、紫、栗、黑色,除了著名的唐宋古琴外,主要是碗、盘、盒、奁、钵、托等器皿。造型与同时的瓷器相同,舒展大方,加上漆色单纯朴素、精光内涵,给人以古朴雅致的感觉,符合唐宋时期文人士大夫的审美风尚。

唐代彩绘漆器日本、朝鲜收藏较多,国内很少;宋墓有出土者,不精。

唐代螺钿器也是日本、朝鲜收藏较多,国内很少。见有著名的嵌蟠龙漆背镜、嵌人物鹦鹉纹漆背镜;宋元的螺钿器按照文献记载和绘画上的描绘,应该极为精美,但传世品很少,只见有江苏苏州瑞光寺塔出土的黑漆嵌螺钿花卉经盒和元大都遗址出土的广寒宫图嵌螺钿黑漆盘残片。

金银平脱最为华贵,以至于唐至德二年、大历七年朝廷下旨意禁止制作。传世品见有国家博物馆的羽人飞凤花鸟纹金银平脱、李景由墓出土的银平脱方漆盒、日本正仓院藏金银平文琴、王建墓出土银平脱朱漆宝和册匣。

戗金是在朱色或黑色的漆器上用特制的工具戗刻图案的阴纹,后再填以金粉或银粉;描金则是直接用笔在漆器上描绘图案。如江苏武进林前宋墓出土的人物花卉奁,在盖面戗刻两高髻妇人挽臂漫步园中,立面戗刻折枝花卉;浙江瑞安慧光塔出土的描金雕漆盒,其中在盒中心用描金绘出人物、波涛、火焰、散花等图案纹样。元代戗金漆器更加发达,出现了著名艺人彭均宝。不过元代戗金漆器多流往日本、朝鲜,国内很少见。

犀皮,又称虎皮漆、波罗漆等,系在涂有凹凸不平的稠厚色漆的器物上,以各种对比鲜明的色彩分层涂漆,形成色层丰富的漆层,最后用磨炭打磨,因漆层高低不同,故打磨后显出各种不同的斑纹。文献记载唐宋时期流行,但实物未见。

雕漆,因其漆层颜色的不同,而分剔红、剔黄、剔绿、剔黑、剔犀等。文献记载唐代发明雕漆,但目前未见到唐代实物。宋代雕漆也是日本、朝鲜收藏较多,国内很少。以江苏镇江金坛宋墓出土的团扇柄为代表。元代漆器工艺成就较大的是雕漆。出现了著名的艺人张成、杨茂等人,从现存故宫博物院的少数几件有张成、杨茂款的剔红盒、盘、渣斗等器物看,图案构图丰满,刀法藏锋清楚,磨工隐起圆滑,风格深厚清致,技艺极高。剔犀是在器胎上以黑、红两色漆逐层髹涂积累至相当厚度,再用刀剔刻出云纹、回纹等红黑相间的图案。现藏安徽博物馆的张成造针划款剔犀圆盒,雕云纹3组,刀口深达1厘米,剔刻深峻,纹样回环流畅,光亮润泽,精美绝伦,是工艺史上的一级珍品无疑。

(作者为中国国家博物馆副研究员)